立志当世界第二兼桑厨

 

【授权翻译/太中太】The City Where Wind Blows (风吹的街上)4

The City Where Wind Blows

Words by Raven_Rein

原AO3网址

*译者不才,欢迎各位抓虫,有意见/看不懂也可以留言,我会尽我所能解释/改进

*一方死亡注意

*这几天还会再更一轮!庆祝我终于学期结束迎来暑假(你还有两科啊

3.5

(四)

早晨的阳光不费力气就找到了中原中也。年轻的男人从干燥的喉咙发出低哑的呻吟,现在就连最细微的光线都能刺伤他敏感的眼。

他郁闷地思索着干扰他睡觉的事情。换做平时,如果前一晚喝多了(就像昨晚一样),他会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但,其实也就一瓶半的酒,该死的。他的酒量从来就不像大姐一样,能在宴会上把其他男人都灌倒。

当耳鸣终于停止后,他才发现干扰他睡眠的罪魁祸首;干涸的呕吐声从未关上门的厕所传来。

轻轻地吼了一声,他从沙发上爬了下来,跌跌撞撞地走到厕所,只见太宰跪在地砖上,拳头因紧紧抓着马桶边缘而失去血色。跪在高个子男人的身旁,中也伸出手帮对方顺了顺气。他疑惑太宰为何连睡觉都还穿着那间米褐色大衣,但这疑惑很快就被他以是对方的怪癖打消了。

一直到太宰停止呕吐后中也才停止动作,压下了冲水钮,然后把牙刷递向高个子的男人,过程没说一句话。

太宰站了起来,摇摆不定地走到水槽并拿起了牙膏,准备要把残留在嘴里的味道刷走。“中也你怎么这么早?像你这样的懒人应该还在继续睡觉才是。” 他用嘶哑的声音呛着。

正当中原中也想回呛的那刻,他停止了动作,转向马桶,这次轮到他了。

太宰治一只手拿着牙刷继续刷牙,另一只手不太温柔地拍打着橘发男人的背。无视中也嘶声抗议着“你根本就不是在帮忙吧”,太宰嘀咕了句“当然了。”


早上的骚乱就这么结束,中也拿了杯水给自己和还在哀嚎的室友。避免了脱水的危机,中原中也大字型靠在沙发上,连自己身上充满酒精味的衣服都无视了。

至少太宰早上时看起来比较好了。早上八点已经可以用个该死的迷你钹坐在身旁的沙发折磨中也。橘发男子跳了起来,把太宰踢下沙发,怒气冲冲地走到浴室洗了个长时间的热水澡,当他洗完时水也变凉了。

看到太宰脸上抽搐的笑,他知道那男人已经明白这是个报复。

在中也意识到跟个病人争执是件十分无耻的事前,有人敲门了。

“你知道是谁?”中也问,如果对方否定的话就准备把门给拆下攻外来者一个不备。

“当然。我是不是该训练你好让你不要对任何会移动的东西都乱吠?”太宰说着就越过了他走向前门。中也翻了个白眼。

“我才不是狗。”他嘀咕道。

挂上以往的招牌笑容,太宰愉快地打开了门,用欢乐的语气说“早安,与谢野医生!”女人笑着回应,走进单位顺手把门关上。

然后她的动作在见到中原中也之后僵住。

俩人对视,想起了在三社鼎立时与对方在地下隧道的激烈交手。就在她把手移向自己的工作包,中也也向墙移动。

太宰站在他俩之间,打破了这僵局。

“噢,你注意到了我新的外套放置架了呢,与谢野医生?他真是太丑了我只好从垃圾桶把他捡回来。”他用十分爽朗的口吻说着,示意着中也。“想把外套挂上就请自便吧!”

“谁是——”

“嘘,嘘,嘘。”太宰发出嘘声,用手盖住了中也的嘴巴。“外套放置架是不能说话的,笨蛋。”他用一种俏皮的语调大声说道。“进来吧,与谢野医生。我去准备茶。”

“那么,我就打扰了。”与谢野高贵地往屋内移动,开心地把外套丢向中也。低吼着,他抓住了被抛过来的外套并把它挂在真正的外套架上。(外套架正好就他妈的在他身后。)

他叉着手看着女人坐在低矮的桌前,整个身子斜靠在门口。很快,太宰捧着放了茶组的托盘并放在桌上,将那典雅的饮料倒入茶杯里。

尝了一小口,与谢野带着赞叹的口吻说“这茶真不错。”

“谢谢,我最近在研究茶的艺术呢。” 太宰高兴地回道。与谢野轻轻地笑了一声然后把茶杯放回托盘上。

“嘛,我想你有事情想找我相谈?”

“是的。”太宰点头

“那么就开门见山吧。“

“你有看到我的讯息了吧?”太宰笑着问。与谢野点头,抽出了中也恨不得烧毁的熟悉的褐色信封。那是太宰一大清早穿着外套的原因吗?他一定是出去将那信封塞到了医生的门缝去。

“有。”她回道。“我必须问,太宰君。这是谁的?”

太宰很自然地说“这是我的。”


TBC

这章篇幅太长,只好分4和4.5

评论(1)
热度(66)
Top

© 搬運工楷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