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当世界第二兼桑厨

 

【太中】【生贺】当中原中也被枪口指着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謝謝書生。・゜・(ノД`)・゜・。
最後的擁抱我的心被一陣暖意包圍著qwq
抓起書生就是親!愛書生和她的文字!

闭生:

阿楷0625生日快乐!
@搬運工楷楷
(提前放了!)


-


中原中也小时候和太宰治一起长大,他们从来不对付,打架上头时任谁也拉不住。尾崎红叶总是无可奈何,却也嘲笑他们,像两头各踞领地的警惕小兽。


在他们眼中,那个黑发/橘发的男孩很危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他们出身都不好,否则也不会六七岁开始就为星际杀手组织卖命。中原中也从刚开始杀人的惶惶然,到后来还能跟太宰治互相讥讽,已算是质的飞跃。


他们常常出任务,有时候一块儿,有时候各奔东西。他们尚稚嫩的外貌让人生不起戒心。而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又是尤为优秀的,尽管每次回来都伤痕累累,他们也会梗着一口气笑话一下对方,回过头各自包扎伤口。


他们也住在一块儿,拥挤的房间里塞进好多小孩儿,中原中也总是觉得呼吸不过来。后来好得多,因为小孩儿们渐渐地消失了。至于他们去了哪儿,或者说死在了哪儿,是中原中也和太宰治都拒绝思考的问题。


他们都是冷血动物,中原中也知道,这或许是他和太宰治唯一相像的地方。


他们活下来了,到最后房间中只有他们两个人了,他们各自站在房间的两边,瞪对方一眼,又默默然把目光移开。


然后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和服的美艳女人站在门口,对他们笑得灿烂,恭喜他们在几百人中最终活了下来。


中原中也嗤之以鼻,把头扭到了一边去。


太宰治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兴趣,笑嘻嘻地说,美丽的小姐,那我可以跟你一起殉情吗。


尾崎红叶说不可以。


太宰治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随后又发生了什么?中原中也跳下了床,仰着头问尾崎红叶他们接下来要去哪儿。太宰治从背后跟过来,少年已经初拔身形,身高有隐隐远超中原中也的趋势。太宰治把手放上中原中也的头,声音里有冰冷的笑意,当然是去死呀,中也。


-


现在。


中原中也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太阳穴隐约仿佛有被枪口热度烫到的灼伤感。


他被逮住了,他被包围了。


他中毒了。


他狼狈不堪,孑然一身,失血过多导致眼前发黑,一阵一阵的虚影。敌人不知道在对面说着什么,他听不太清,也读不懂他的口型。


大概是死前的回溯,小时候的场景如同倒带一样,从他脑海里流过去。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离开了那个封闭的小房间,在海盗战舰的玻璃窗旁边,中原中也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了宇宙。


宇宙中有许多许多星球,他们五颜六色,大小不一,悄无声息地演化,从诞生到消失,都在这黑漆漆的宇宙中,有人类聚居的星球在濒临毁灭时就被抛弃,没有的星球就一辈子都沉寂。很多很多星星,漫天遍布,映在中原中也瞳孔里,像是很碎的金子。


我也一样的。


中原中也自己也知道。


在星际中,他们既没有合法的户口,也没有特别的权利。他们连星际贵族的狗都不如,疲于奔波,走在刀尖上,随时会死。这他也是知道的,但是他还是要活着。太宰治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时不时说着要自杀,拉着尾崎红叶跳飞船,别人可能不太明白,但中原中也绝对不会认为,太宰治是这么简简单单就死去的人。


为什么?


中原中也看过了宇宙之后,转身要走。太宰治突然出现在他旁边,眯着眼睛看着外面漆漆如夜,说,要是星星无缘无故熄灭,那真是再可怜不过。


-


那我还真是挺可怜。


放屁。


太宰治说的话那他妈也能信?


中原中也晃了晃脑袋,却觉得更加晕眩。他努力眨了眨眼睛,却被从额顶淌下的黏稠猩红血液迷了眼。他能感觉到力气在流失,却抓也抓不住。


动起来,动起来!


不动起来,就要死了!


-


后来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常常一起被派出去做任务。尽管两个人言语与肢体上有诸多不和,但在杀人这件事情上却意外地合拍。由于两个人在一起几乎毁天灭地的能耐,有人叫他们双黑。中原中也不以为然,对于大家把他和太宰治并着排气得暴跳如雷。


尤记得他们某次一起出任务,目标是贝特星上的一个政府的秘书。他们像是真正的影子一样融入黑暗,解锁秘书家门的密码,挟持了那个人。在逼问这一方面,中原中也不得不承认太宰治比他优秀一点。太宰治握着最原始的兵器从他的皮肉一路温柔划下来,作势要剥掉他的整层皮。那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吓得动弹不得,在太宰治的诱哄之下吐出了文件的所在地。然后太宰治温柔一笑,噗的一声,刃尖毫无障碍地陷入中年人的心口。


中原中也撑着手靠在后面的门板上,皱了皱眉头,你无不无聊。


他不认为太宰治这反复无常的脸上会有什么温柔。那顶多是毒蛇面对猎物时的一时仁慈。


太宰治转过来,慢条斯理地用白帕把匕首擦得干干净净,对着中原中也微笑,我对你也可以这么温柔。


他专注地盯着中原中也,琥珀色瞳孔里光芒流转,竟给人一种深情的错觉。


谁稀罕?中原中也压了压帽檐,知道那不过是伪善,可是心脏却异常剧烈地跳了一下。


中原中也有些自嘲,在刀山火海里踽踽独行了许久,竟对短一点儿的匕首产生了一丝感动。


旁边的敌人似乎有了动作,他们嘴角似乎带笑,似乎已想象到了这个双黑之一的角色血染当场的场景。


随着任务的增多,太宰治身上缠的绷带越来越多,但他也在长大,中原中也亦然。他们身上渐渐显露出成熟男人的魅力,尾崎红叶有时候也说,我觉得我也要叫你们迷住了呢。


但是也只是几乎,中原中也明白那个女人眼底总是无意中显露出的悲哀。


要么痛失过爱人,要么是半只脚踏入棺材之人。


对于这件事。


太宰治说,自杀吧。


中原中也恼怒地踢了他一脚。


彼时他们正走在某颗不知道什么星上面,太久远了,中原中也记不太清。那是两个人任务的前一天,看成休假也行。中原中也没怎么逛过街,觉得新奇,面上倒没怎么表现。太宰治却察觉了,毫不费力就拍到中原中也的肩膀,看傻了吧小土鳖,啊,不对,是蛞蝓。


这称呼,是太宰治用来称呼中原中也的。中原中也一开始不懂,后来查了光脑才明白这两个字意味着一种黏黏糊糊恶心巴拉的软体动物,恼羞成怒,追着太宰治绕了战舰三圈。


君予我蛞蝓,当报之以青花鱼。


没关系,太宰治接着说,随便看,我帮你掩护一下,谁让我是好搭档青花鱼呢。


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分明要把这件可笑的事情告知天下。


可是——


-


太宰治!


太宰治!


太宰治!


-


那个黑暗里的黑发男人转过来了,他的脸逆着光,看不太清。


他的手指向中原中也的方向动了一下。


-


守在那个可怕的双黑之一对面的士兵们有些掉以轻心了,他们的上司却告诉他们别轻敌,这可是双黑之一中原中也。


可是他都被我们包围了,还中了毒,应该直接拿下!


兵头儿有些多疑。


中原中也抖了一下,有些站不住了。


有人,头儿!


为首的人一下子警觉了起来,还未待他反应过来,站在包围圈正中央的那软倒的橘发的男人已经被偷袭者抱住了,来人一头黑发,对着他们也噙着微笑,不慌不忙,不紧不慢。


他怎么会出现的!他不是还被拖在联邦了吗!


-


中原中也在昏黑中好像闻到了很熟悉的什么人身上独特的味道,他的手抱着那个人的腰,微微收缩,甚至可以感受到男人汗湿的衬衫。


还是有我出场机会的,谁让我是好搭档青花鱼呢。


——


中原中也:呸。


之前说了要写亲亲梗的后来发现放不进去我就放弃了(。)特别不好意思。)


阿楷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呀,感觉特别真诚,给阿楷比心。


最后还是生日快乐!会更加棒的!


(写得不好别嫌弃真的啊啊啊啊)

评论(2)
热度(277)
Top

© 搬運工楷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