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当世界第二兼桑厨

 

【授權翻譯】Noir《黑》1(下)

Word by Adargo(原網址)

翻譯:楷子

我大概有個十萬八千年沒動這篇了(切腹
歡迎各位繼續抓蟲

楔子 1(上)


“操,你能来真是太好了…”立原叹了一口气,他那件有点难看的绿外套沾上了血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邋遢。

面对其他人正为立原无礼的字词而道歉,中也只是露出了同情的笑容。

“比我想象中还多…他们究竟是从那里获得枪械的?”立原的提问充满了烦躁却无处可释。但,中也理解他的感受。

整个情况就是非常的匪夷所思。

但现在,他必须将它压下…

 

“组合的残党还在附近就很难说了,大概。”中也咕哝了一句,同时将他的刀从失去呼吸的肉块抽出,在凝固前将上面的血抹掉。

 

他还沉浸在之后会令他后悔的嗜血高(河蟹)潮中…

同僚的血總是困擾著他,遠遠超過敵人的寂靜。*1

 

“中也先生?”

 

名字的音节隐藏着担心,切断了他思绪的阴霾。他看向了立原,因嘴角的伤口,对方之前皱起了眉,现在正为了隐藏伤势而挑眉。*2

 

他仿佛可以从他同僚的脸上看到“您还好吗?”的字眼,眼睛直直的盯着他好像是在一点一点地分析着他。

 

不用说,中也完全不喜欢这样。

不喜欢被提醒有时候,他无法压制自己的情绪而失控。

不喜欢被提醒以前混账太宰是如何用相同的方式分析他……虽然没那么多表情。

不,太宰绝不会显露出目无表情以外的任何情绪,除了虚假的笑容、除了宁静。

 

他只是再点头,换上平时不屑的笑,利落地将外套甩在肩上,仿佛将自己与这世界隔离,与这生活隔离。

这种为了守护自己爱的人而杀害陌生人的生活…

 

“我相信你可以处理接下来的事情?”他随口问着黑蜥蜴的指挥官,看着那双蜜色的眼睛睁大,仿佛中也刚刚宣布他成了王…

“当然,中也先生!”立原向中也行了个大礼,让中也忍不住笑了。

 

他的脚踏离了血池,既熟悉又陌生,无目地走向了出口。

空虚在他离开了那充满死亡的锈气的地发时侵袭了他。如预期的事情,并不怎么特别,只是一个企图撕开他跳动的心探望那深处的例程。

填满它的渴望随即而来。

他叹了口气,抬头俨然望向无星的天,默默地希望立原之后能发现他欠他一杯红酒…


TBC

*1 原句為“Though the blood of his allies haunts him farmore than the stillness of his enemies.”我……我其实不知道该怎么翻译才能诠释出原文的意思……这句主要表达是中也对同僚与部下的重视,他可以毫无顾忌的杀了敌人,却不想面对同僚的死。

*2 原句为“The syllables of his name are laced with worry, cutthrough the haze in his mind as he turns to Michizou with a raised eyebrow,trying to wash away the previous frown marring his lips.”raised eyebrow=挑眉,frown=皱眉,所以别问我为什么对眉毛形容那么多,我也不知道只是越想越觉得这画面真搞笑


评论(2)
热度(44)
Top

© 搬運工楷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