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当世界第二兼桑厨

 

【授权翻译/太中太】The City Where Wind Blows (风吹的街上) 2

The City Where Wind Blows

Words by Raven_Rein

原AO3网址

*译者不才,欢迎各位抓虫,有意见/看不懂也可以留言,我会尽我所能解释/改进

*一方死亡注意

*嗯……有点……污污的描写


(一)

(二)

中也把插在地上的短刀拔起,好好地握在手里,他们互相望着对方,小心地移动着。

俩人几乎是同时开始展开攻击,太宰预测到了他的行动,让自己处于防备状态迎接他的攻击。那一瞬他换了战术,抓住着太宰的手腕把他拉向了自己。翻转了自己手上的刀子,中也向太宰的脸划上去。但太宰利用脚和地面产生的摩擦及时刹住自己并往后一倾,顺利躲避了攻击。

一记勾拳往中也的下巴送去,逼使中也松开了抓着太宰的手。

往后退了一步,中也发出了一声细微的疑惑。

有什么不对劲。太宰的攻击比起之前来得更马虎了。中也皱着眉头,决定去测试自己的假设。他忽然向太宰发起攻击。果然,太宰往后退,但动作被自己的惯性硬生生打断。然而还是太迟了,他没来得及把自己的拳头收回,直直地打中了太宰的胸膛。

黑发男人咬紧了牙关,伸出拳头要回击。中也没有动,准备接下这一击,这一拳却迟迟没有落下。

眯着眼,在他的假设被证明后,中也的血在沸腾。他抓起太宰的手臂并折到他身后,他一脚踩在另一只没被抓住的肩。

“你他妈在谋划什么?”

“为什么你总是认为我在谋划着什么呢?”

一把沙被丢到中也的眼里。他早就该知道的,太宰在遇到比他强劲的对手使诈是常态。

低吼着,中也松开抓住对方的手成了他的失误,对方的攻击使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开了。

单脚跪着,异能早在他停止接触太宰时启动,不到一秒的时间中也已经抓回平衡站起来。然而,太宰还在挣扎着。3秒过后,他才勉强站起来。

中也低吼着。3秒。3秒已经足以让他把短刀插在那混账的头上,或者把他砸向地面并勒住他的脖子,又或者给他的头部一击使他失去意识然后再把他杀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的他的疑惑就有答案,太宰一只手抵在自己的太阳穴,脸上的表情写满了痛苦,粗短的喘息显得有点狼狈。

“…太宰?喂,你没事吧?”中也挑眉。他瞪大着眼睛看着侦探忽然用一只脚跪着,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脑袋,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太宰!”

矮小的男人跑过去,在几步的距离时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回答他的只有疼痛的呻吟,中也跪下來观察黑发男人的情况,然后叹了口气。“喂,喂,如果状态不好就不要拿战斗性质的任务啊混账!”

“呃…你有没有想过我是看见你的脸所以才状态不好的可能性?”太宰反驳着,手指依然捂在太阳穴。“你根本不应该存在这世上;你的存在对健康简直就是个灾难。”

“你有资格说吗,就凭你的存在让多少人受折磨了?如果这世上有毒性废物形态的人类,那肯定指的是你。”中也用手顺着太宰的背部说到。

“我是在头痛,又不是咳血还是消化不良。你顺我背干什么?”

中原中也费了好大的力气阻止自己一拳击向病人。他将自己的视线转向天空,怀疑着自己是不是用尽了运气。然后他伸出手,按摩着对方颈部的穴位。

“没事。”他没好气的说道。

“呃,我不觉得这会有效。反而你这么对我让我觉得更恶心了,比吃到过期了几个月的蟹肉罐头更恶心。”

“你干嘛吃过期的蟹肉罐头?你自杀的企图终于把你脑袋的螺丝打松了么?”*1

“我都不知道我脑袋有螺丝。你该不会是把弗兰肯斯坦当做生物课本来读吧?虽然根据你的智商这并不意外。”

说实在的,看着太宰紧闭着眼睛就知道有多痛苦。中也只希望对方现在能闭嘴顺便停止那烦躁的嘲讽。

“你的嘴巴能不能塞些其他什么东西?*2 听你说话真的很烦,烦的我想掐断你的脖子。”他吼道,在判断了对方情势确定不会忽然开打后,他一屁股坐在鹅卵石地上。

“那就掐啊;为什么还要按摩我的颈部?你该不会是不舍得让我死吧?”

“别傻了,我从第一天见到你就想让你死,混账。我只是不想乘人之危。在我把你杀了之前给我恢复之前的状态。”

“哦,让个刚刚叫我塞些其他什么在嘴里的人这么说还真是荣幸啊。要不要我给你咬个?”

“然后让你差点又把我的命/根子咬断?不了。”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而且那是我第一次咬。我告诉你吧,在那之后我可是被称赞技术很好的呢。”

“你有没有听过‘太多资讯’*3这个词!?我他妈不想知道人家是怎么看你的。”

“如果你在这方面很烂你可以直接说嘛,比起用谎言掩盖起来。”

“那不是谎言。而且我也被说过舔/肛的技术很好呢,怎样?你大概没胆这么做吧。”

“所以你喜欢把你嘴巴放到别人的菊花里?”太宰的做了个被恶心的表情,“真恶心。”

中也的脸仿佛是在燃烧着,他伸出手把对方的嘴捂起。“闭嘴,你他妈的闭嘴。”

太宰移动着自己的脸,从中也的指缝发出点呢喃。当眼前的男人转向他,太宰给了他一个无奈的表情,他用颤抖的手指拍着对方的手。

“干嘛?”中也没好气地把手移开,希望对方嘴里吐出来的话不要让他难堪得让他把人灭口。

“既然我病了,那你就放过我吧?”他问。“我去跟我伙伴汇合,然后你就回你的狗屋去。”

“哈哈。可笑。”他不屑地瞪回,“如果被其他人发现我没战斗直接让你们进去会怎样?他们会对我执行处决的。”

“好吧,那我们来战吧。”太宰说着伸出了右手。中也看了一眼,缠着绷带的修长手指和五年前一样,很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至少他们没办法说我没有跟你战斗。”耸了耸肩,中也将自己的手和太宰的手卷起,把拇指伸直,压向对方的拇指。

“一,二,三…!”

三声一下,俩人就开始场激烈的拇指之战。

总而言之,就是场混乱。

唱着胜利的凯歌,太宰的拇指用力地压着中也的拇指。“我赢了!”他欢呼着。

“什——怎么可能?!”中也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的拇指,好像它背叛了他一样。“你他妈病了我还是没办法赢你?”

“要赢我你还差100年呢,小东西。但即使如此你还是跟我差了100年的距离。”太宰吹嘘着,自豪地甩了甩脑袋。但这一甩,提醒了他是个病人的事实。

“哈,坏主意是吧?”

“坏主意。”太宰沉吟,手掌再度撑着自己的额头。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种情况有多久了?”中也问。以前太宰有偏头痛的问题,很多时候是故意要让中也照顾自己顺便作弄他。但更多時候他总是默默地承受着更多的疼痛。这就是他担心的原因,要不是难以忍受的痛苦太宰是不会轻易显现出来的。

稍稍往前倾,中也把手埋在浓密的褐发里,按摩着头顶的穴位。他听到太宰稍微舒服的松口气,疼痛似乎舒缓了些。

“小心啊,中也。如果你这样继续下去我会开始怀疑其实你很关心我。”

橘发男人哼了一声,“啊好,你继续欺骗自己吧。我说了,我就不想在我杀了你之前死掉。”他抱怨道,一边把手伸向太宰的前额,施点力按摩着。

“那你打算怎么杀了我?一拳?一脚?还是,污浊?”太宰稍微兴奋地问,尽管他还在痛苦之中。

“如果用……无聊呢?”

“蛤?”

没有一点预警,中也站了起来,把太宰像一袋马铃薯扛在肩上然后走出了别墅。太宰发出了疼痛的呻吟,手压在紧紧地闭起的眼,刚刚一瞬的天旋地转对他来说还是太多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发个了牢骚,“你明知道我不喜欢疼痛!

“我知道。”中也翻了个白眼,“没有人喜欢疼痛”。

“你去跟个受虐狂说啊!”

“没有人喜欢忽如其来的疼痛!”中也反驳道,“幸好我们也差不多要把龙之峰给处理掉了;他们已经失去用处。天殺的,我为什么要自找麻烦啊。我应该出国度假去。”

“然而你现在正和敌人混在一起。喂,那惩罚仍然执行中吗?”

中也抖了一下,咬牙切齿地说:“所以你知道什么是危机嘛。 很好。 现在你他妈的别尝试碰我。”

那是太宰接到唯一的警告,中也发动了异能然后景色开始变换,那是一家不属于港口黑手党管辖下的医院。在太宰意识到他们的目的地后,全程他都在发出了悲惨的“不——————————”,使得路上的行人纷纷望向天空,隐约地看见正在飞行的二人。

哦,操。去他妈的旅行。


TBC


1.英文原文“knocked off the loose screws in your head”,意思有点像是说人的脑子终于坏掉了,但因为跟接下来太宰的回话有关系所以这边直译英文。-

2.英文原文“Isn't there anything else you could put your mouth to?”,原文隐意应该是“put one's foot in one's mouth”,意思是说一些让人感到难堪的话,同样因为跟接下来的对话有关联所以选择直译。

3.英文原文“Ever heard the term TMI!?”TMI=Too Much Information(太多资讯)

-----------------

下一章开虐……吧?

评论(13)
热度(81)
  1. 言临搬運工楷楷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搬運工楷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