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当世界第二兼桑厨

 

反正都敲了就順便連這裡也放一放吧~憂鬱症的那些事~

原噗

噗主辛苦你了,照顧一個有憂鬱傾向的朋友是非常辛苦的,如果你真的覺得很挫敗不想再聽到這類型的事情,請好好地跟你朋友說。你有權利拒絕成為聆聽者,你並沒有義務為他的情緒負責。這樣對你對他都是好的,你可以把優先權讓給自己,不需要為他負責任何一件事。但在你的言論里我發現一些大眾對憂鬱症的誤解,希望接下來的話你能夠耐心看完。

先簡單說明一下憂鬱症好了。 

我想大家都應該試過賴床吧?尤其早上的課會更加不想起床這樣,最後想想這樣還是不太好(罪惡感)才依依不捨離開床準備去上課。憂鬱症患者也是,只是他們會把罪惡感放得更大,大得自己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甚至自己的身體,想離開床卻沒有力氣,最後只能躺在床上默默的乾等時間過或者哭⋯⋯ 
你或許會想,那就下床去上課就好了有什麼難的?就像我說的,他們根本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和反應,這麼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到了,你說他們不害怕嗎?無論花多大的力氣都沒辦法讓自己動起來,彷彿全身癱瘓⋯⋯

說這件事是為了告訴大家,憂鬱症患者和普通人是沒有差別的,他們也會開心也會瘋狂也會感受到快樂,但他們更害怕在度過這些美好的時間後的失落感,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沒有能力好好地排掉這種負面情緒,隨後會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厭倦煩悶。 
這是很常見的事情,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會這樣。憂鬱症患者不同點就是在於他會過度放大這種情緒。

這是為什麼很多人會有討拍、揚言要自殺這種類似情緒勒索的舉動。他們太不安了,根本沒辦法控制自己在想什麼在幹什麼。是的很多時候他們並沒有真正想要自殺還是什麼,他們只是在試探身邊的人,然而要是身邊的人沒有反應他們又會覺得自己是沒人愛的,不需要、甚至是浪費資源的存在。 

心理師是不能輕易下判定一個人是否患有精神疾病,甚至心理醫生也不應該隨意開藥。這判定會對一個人的一生造成影響,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說出口的。患者會害怕去看醫生,有部分也是害怕自己被確診,又或者害怕自己被診斷出什麼都不是。那種矛盾,他承受不起。

藥物是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協助,可是藥物是不能治愈精神疾病的。精神疾病的藥物多為激素類,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一吃吃終身,因為他們的身體已經沒辦法自行產生足夠的激素。藥物是下下策,是逼不得已才選擇的最後方案 (雖然在台灣開藥氾濫的讓人想哭) 

我希望這一堆又長又多廢話的東西能夠讓噗主稍稍對憂鬱症有多一點的了解。

這篇有不少的人甚至憂鬱症患者來反駁來抨擊噗主,我在這邊只想告訴大家,不是每個人都適合成為聆聽者,甚至是照顧者,噗主的行為不是錯的,或許他的行為讓人感到不愉快,可是輪不到你們來指責他,因為你們也不理解他的情緒。選擇怎麼做的都是他,而不是你。 
我們現階段需要的是理解而不是指責。

還有一點也很重要,那就是聆聽者也是會疲倦的,總該是要休息的。
請傾訴者理解,他這次說不方便並不是嫌棄/討厭你了,誰都會累的,如果你擔心會打擾到人,你可以先問問對方是否能夠聽你訴苦,又或者讓他不要在意,單方面聽你說話就好了,這是目前我最經常使用的方法。

最後,幾乎所有的憂鬱症測試都只不過是一個標準,一個大眾的標準。憂鬱症是很複雜的精神疾病,他複雜就在因人而異,甚至是沒有標準的。我上面說過的東西,也是以現階段研究和臨床反應作為標準而已,也有不是這樣的。現階段我們對他的理解還是太淺了,希望未來能夠有更好的方法去幫助這些人。

如果覺得我有說錯的,歡迎大家來反駁我(畢竟我在敲這堆時也是一頭熱,可能會有矛盾錯誤)

评论
热度(33)
Top

© 搬運工楷楷 | Powered by LOFTER